loyco

没文笔 脑洞多 不定期产
wb:loyco_

疯爱

认哥拍摄

永哲:“虎东哥今天又迟到了呢”
秀根:“在我看的虎东哥百分百又在后面计划着什么”
希澈:“我拿我的全部财产打赌 肯定又是吵吵闹闹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尚敏:“哈哈哈哈哈哈哈没错 希澈啊你怎么能学的一模一样”
秀根:“希澈啊…哥说过多少次 不能all in”

虎东:“啊啊啊啊啊啊!!闵庚勋!!!!!闵庚勋!!!!!想打想流!?”
章勋:“唉哟…这哥又怎么了”
庚勋:“啊…什么呀”
虎东:“呀 闵庚勋你说说 我和东烨你更喜欢谁”
希澈:“当然是东烨哥了 东烨哥天天和我夸爱子呢 哪像哥天天在待机室训我们 是吧庚勋呀”
虎东:“噢?哇 金希澈 你也中一次招吧 哇”

尚敏:“哦哦哦哦 转学生来了”
始璄:“大家好我是从沉迷于庚勋撒娇高转来的成始璄”
tei:“大家好我是从闵庚勋至亲高转学来的tei呀”

虎东:“嗯?始璄和庚勋是一起做节目,tei和庚勋你们俩有什么吗?”
tei:“哎呦,我们在一起生活了一年多呢 庚勋基本上没有我不知道的秘密”
永哲:“哦 你们俩有什么吧”
庚勋:“啊不是 说什么呢 这位是我部队的直属后辈”
希澈:“什么啊 呀 爱子怪不得你今天这么心情这么好”
庚勋:“啊hiong 我哪有”
秀根:“哦~庚勋呐 你耳朵要滴血了”
章勋:“啊…这节目真的狗血呐”


私设重如山hhhhhhhhhhhhhhh 巨坑

想写混乱的狗血四角暗恋…成始璄和tei来上认哥 然后希澈疯狂吃醋 本来想清水煮青蛙 结果被逼到下节目告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

疯爱 女装

“抬头看看我”
“啊 哥别闹了 让我把衣服换下来”
“庚勋啊 哥说过喜欢乖孩子的吧”

与拍摄时不同,金希澈有些沙哑低沉的嗓音在耳边放大刺进闵庚勋骨子里,扣在自己后颈的手也使上力气将两人的距离一再拉近。额头抵在金希澈肩膀桃子香气刚好可以将闵庚勋包裹起来,金希澈侧过脸对着闵庚勋迅速泛红的耳朵吹了一口气,刺的闵庚勋发痒身子轻微抖动了下,喉咙发出小动物般呜咽的声音小脑袋还在肩膀上拱了拱。

我们庚勋真是可爱呢


为了当一个纯爱的人 决定远离飙车 自己扛起疯爱大旗

rj 失眠2

文晸赫讨厌朴忠载盯着手机屏幕的眼神,那本应是夹杂着对兄长爱慕投向自己的目光。文晸赫夺过朴忠载的手机抛在一边,惨白的嘴唇数落着朴忠载的不是。朴忠载只是带着奇怪的眼神仰头看他,文晸赫知道朴忠载眼里自己有多无理取闹像个精神失常的疯子。他都不愿和自己理论上几句。

文晸赫变得越发局促不安。

“哥,你到底在闹什么?”朴忠载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像寒冬的海水冷得刺骨。
“我不管你怎么样处理,马上分手和她断干净。”
“凭什么”
“回归期间该干什么你朴忠载心里有数”
“文晸赫,我交不交女朋友和你什么关系,你他妈有什么权利说我,把我圈养了20年你还没玩够是吗?”
朴忠载突然拔高的声音震得文晸赫有些发愣,他能看到朴忠载脸上每一秒的变化。世界变得天旋地转理智再次控制大脑,文晸赫在乞求能逃离这过于真实的梦境。朴忠载涨红的双眼 瞬间扩张的瞳孔 臌胀的血管与不断开合的双唇,色彩与嘶喊逐渐淡去文晸赫眼前的画面变得苍白。

他想他还活着,他快速跳动的心脏正在为这部播不出结局的默剧配音。

朴忠载38了,文晸赫不得不认强迫自己重复着这个被大脑拒绝接受的事实,没有什么是停止不变的。朴忠载38了他有自己的生活思想处理问题的方法,自己作为哥哥的身份再也不会成为控制他人生的理由。
end or tbc

rj 失眠

ooc 私设重如山 be 幼儿园文笔
「睡眠是死亡的残次品」
这已是文晸赫脑子里第三次出现这句话了,活动着有些发麻的手臂拿出抽屉里冷落许久的药片。不愿看到妻子挂上担忧的神情,总不能拿着“睡眠是死亡的残次品”这样的话去打幌子,想着不让她多担心便就着冰水将药片咽下,再说自己也的确需要好好睡上一觉。

文晸赫很久没失眠了,准确的说是他很久没有这样严重的失眠过了。

是从二十周年后吗,朴忠载揪成一团的五官与颤抖的肩膀像是被一部陈旧的放映机打在文晸赫的脑海里,每次尝试入睡都会跳出自动重复播放着。无数朴忠载的脸最后都重叠在一起,变成他紧皱眉头盯着自己的样子,眼神里中的生疏像密网一样裹得文晸赫难受。文晸赫大口呼吸着,感受着每个关节缝隙渗出的痛感。

7:18分文晸赫服药第三个小时。

文晸赫记得一个月前朴忠载将女朋友领到他们面前时,其他四人打趣的逗着女生。他才发现朴忠载没有再戴帽子,平时帽檐下卷翘的头发也变得服帖。两人对上视线时12月刺骨的冷仿佛又被带回了身体,文晸赫挺了挺背想要与朴忠载的视线持平。微微抖动的嘴唇说着恶俗伤人的玩笑,看着朴忠载变煞白的小脸,却还在拿着回归的理由不停说出让人难以接受的说辞。

意识逐渐变得模糊。

下一秒朴忠载便与女生十指紧紧相扣,用他上节目的那套回应着自己不像话的玩笑。那双手漂亮得很一想便知是个受尽宠爱的女生,可偏偏是被朴忠载握在手里。文晸赫瞪大的桃花眼尝试从朴忠载脸上找出慌张失措的神情,像是等待那漂亮的眼睛漫上水雾自己才有理由去抱一抱他似的。

文晸赫想自己越界了。

【ricdy】Mondo Bongo

李先镐要入伍了。

「 상 」事实上前一晚文晸赫就去见了李先镐。见到李先镐的时候他正蜷在沙发上看着夜间狗血剧,时不时晃动着刚剃完头发的小脑袋像一颗巨大的奇异果,细软的头发变成有些刺人的发渣,手感倒是不差一根根挠的文晸赫掌心发痒。

「 중 」晚饭是李先镐做的,不是他喜欢的韩食也不是他拿手的鸡蛋卷,而是文晸赫在美国每天吃的三明治。洗完澡两人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以前,文晸赫没有告诉李先镐他蜷在沙发里盯着电视时眼里的血丝红的吓人,也没有告诉李先镐他每次吃那个加了三片牛油果的三明治都会胃疼,就像他不会张口说自己舍不得李先镐去现役一样,有些话不一定要说出口。那天到最后两个人都没有提起任何有关兵役的事。


「 하 」不像小时候总要留一盏台灯才能入睡,李先镐的房间暗得很,文晸赫只能隐约用视线一遍遍描绘李先镐那模糊的轮廓,一遍又一遍像是为了什么一样,直到枕着的右臂变得僵硬麻酥的感觉从指尖蔓延开才肯作罢。
文晸赫失眠很久了。


tbc or end
失眠的产物 可能睡一觉就忘了为什么要写这个了
也许一共三篇

鸟宝宝

都市渔夫

“你们看这只鸟宝宝像不像jinnie”
“还真是呢,和忠载一样可爱”
“呀彗星,你还真把jinnie当鸟宝宝了啊”

sj
“乖,不会不舒服,哥帮你带上”
“我们jin真的变成鸟宝宝了呢”
“我们鸟宝宝,尾巴都湿透了”

rj
“jinnie,怎么能把尾巴都弄湿呢”
“真不乖”
“jin呐,你说让你鸟妈妈看到自己的鸟宝宝被弄到这样会怎么想呢”

mj
“夹紧别掉了”
“忠载给哥跳椅子舞看看”
“jin,喜欢吗”



🚨bhys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真的很烦

29x23🚗

仍然是…私设重如山 ooc29岁朴忠载x23岁朴忠栽
没什么车 顶多算学步车
23岁的朴忠载不会变老也不会变小 从朴忠载出生“他”就23
今天也为我肮脏的想法感到抱歉
🔗放评论

junjin 依附🚗

23岁朴忠载x33岁朴忠载 私设重如山 ooc 仍然是没文笔的学步车 链接放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