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yco

没文笔 脑洞多 不定期产
wb:loyco_

文锁了 各位太太保重

疯爱/爱疯 胆小鬼

 “あの子…本当にきれいな”

       不知为何从脑海中的声音,身子微微一震金希澈短暂出走的注意力被强制拽回。 

       这种非母语的语言总能激起别样的感觉,对金希澈来说这句话的意义远远超过句子本身,没错闵庚勋是个漂亮的孩子,这是事实一个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

不只有他觉得庚勋好看,他的庚勋被很多人喜欢着。

       闵庚勋是个戒备心很强的孩子,朋友屈指可数又抗拒对陌生人敞开心扉,金希澈不怕,温水煮青蛙他有时间熬不怕闵庚勋不中招。

       感情到底是理智无法控制的范围,时间一久金希澈就无法满足于只是止步于“我的朋友希澈哥”,这个关系在别人看来不值得一提但金希澈知道,知道为了这七个字他付出的努力,他计算好的每一步,一环扣一环等闵庚勋这只羊掉入陷阱。

       不知道是闵庚勋太精还是太傻,所有肢体接触都全盘接受,言语上的调戏也是红着耳朵傻笑,甚至喝醉后说出“希澈哥 我真的好喜欢你 你人真好”这样的话,过于暧昧的反应让金希澈反而心急了起来。

「这么可爱的庚勋再不吃掉会被别人抢走」

       皇浦姐姐突然提及前女友的事是意外,闵庚勋的反应是意料之外,金希澈无法控制自己忍不住向身后飘去的眼神,他不喜欢庚勋脸上流露出的过于悲伤的神情,闵庚勋欲哭的表情和醉酒后拉着自己说喜欢的表情在大脑闪过,闵庚勋似乎变成铁丝缠绕着金希澈的心脏,每秒的跳动都伴随着难以忍受的痛苦,那种喜欢的感情像是直到生命最后一秒都会伴随着他一样。

       金希澈想赌一把,在闵庚勋停下前先一步探出脑袋将双唇贴上,大概只有一秒的停留金希澈紧张的感觉带来的麻酥感从尾椎骨攀向脊椎,头皮一阵阵的发麻,金希澈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闵庚勋的表情,没有异常没有讨厌甚至下一秒主动亲上了自己。


金希澈想今晚录制结束后他俩还有很多事可以谈

忘忧 law

幼儿园文笔的玻璃渣 ooc 勿上升真人
老王回国两周了
他和老王要见面了
正确的说是老王后天就回温哥华了
走之前说要见一面


这个消息作为当事人的他是在饭局前一天下午才刚刚知道
电话里母亲简短的问候传入耳朵
直到那头出现忙音忽悠才回过神
屏幕的光打在脸上眯着刚睡醒浮肿的双眼
翻看着通话记录
楞楞地躺了五分钟重新运作的大脑才勉强理解刚才母亲说的话
起身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
看着镜子里自己头发颜色掉的像杂草一般
忽悠突然意识到自己怕是麻烦了

他早就说过
老王和自己的缘分很深
他不是在开玩笑
或者说这更像上帝对他开的玩笑
他早该想到的
人是群居动物 
在异国自然会有华人的圈子
这样想老王和妈妈认识也算不上多稀奇

见面前一小时
忽悠坐在电脑前
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刮着冰可乐外壁的水珠
呆呆的盯着黑屏上映出的那刚被tony老师亲吻过的刘海
忽悠甚至不知道该给这小秃子发型搭配什么衣服才能让自己看上去不会很蠢
那时心里大概只有绝望吧
“心态崩了 难受的雅痞 人生不值得”


对于老王的第一印象
是他想象中的样子又和想象中有所不同
那人真真正正站在他面前用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打招呼时
没有打游戏时那般健谈有趣
谈吐间倒是多了一丝温柔稳重
恰到好处的问候
不失礼道的照顾
仿佛自己才是那个刚回国的人
生硬的客套让忽悠有些窒息
喉咙深处不断传来刺痒
难受得很

老王表现的没有一点认生
仿佛他们早已是多年的老友 
没有一丝初识的尴尬 
老王和妈妈交谈甚欢 
从温哥华再到自己身上 
每一句都带着距离刚好的关心 
没有越线

这顿饭吃的不怎么舒服
忽悠靠着在高背椅上
一边努力将嘴角扯到和他们勉强称得上相似的角度
一边慢慢回味着上一道料理残留在舌尖的味道
说实话料理味道清淡极了
唯有那椅背倒是舒服的很
忽悠想这顶多算个饭菜不怎么好吃的家具店

那天离开他坐在妈妈的副驾驶
靠在玻璃上看着老王走上一辆吉普
忽悠并不了解车
他只知道那不是他百度过很多次的那辆gtr
暗黄色的路灯照在镜片上
视线有些模糊
拒绝了妈妈开空调的提议
将车窗开到最大
感受着带着一丝潮热的晚风
睡意也袭来
没有听清妈妈那句“宝贝 你觉得他怎么样”的问题便断了意识

梦里老王躺在他旁边
两人头靠在一起
碎发扎的眼睛又疼又痒
转身想要重新入睡却被身后那人环住腰部
梦中耳边的温柔细语还未记下
自己早已从梦境逃出
23:27pm
33分钟后
两人又回到了八个时区15个小时的时差

So this is really it this time
no more drummers in vancouver
You sealed it with a kiss on my lips
on my forehead
and I cry
we push it up

rj 恶作剧

李玟雨记得十几岁的时候文晸赫总会想出几个鬼点子去逗弄朴忠载,他那杀敌一百自损三千的玩笑自然不至于太过火却能每次都惹得朴忠载眼眶发红撅着嘴一脸委屈,文晸赫还会蹲在一旁夸张的大笑,直到朴忠载眼泪争相从眼眶跑出才会消停。

李玟雨本着心疼弟弟的心去找文晸赫讨说法,却只落了个“jinnie哭起来很漂亮不是吗”这样不像话的说法。也是,文晸赫会说出这样的话也不算稀奇。李玟雨骂了几句便放弃了改变文晸赫的想法,只能自觉的跟在后面负责安慰朴忠载。

毕竟要说起来最疼忠载的便是文晸赫了吧。

疯爱

认哥拍摄

永哲:“虎东哥今天又迟到了呢”
秀根:“在我看的虎东哥百分百又在后面计划着什么”
希澈:“我拿我的全部财产打赌 肯定又是吵吵闹闹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尚敏:“哈哈哈哈哈哈哈没错 希澈啊你怎么能学的一模一样”
秀根:“希澈啊…哥说过多少次 不能all in”

虎东:“啊啊啊啊啊啊!!闵庚勋!!!!!闵庚勋!!!!!想打想流!?”
章勋:“唉哟…这哥又怎么了”
庚勋:“啊…什么呀”
虎东:“呀 闵庚勋你说说 我和东烨你更喜欢谁”
希澈:“当然是东烨哥了 东烨哥天天和我夸爱子呢 哪像哥天天在待机室训我们 是吧庚勋呀”
虎东:“噢?哇 金希澈 你也中一次招吧 哇”

尚敏:“哦哦哦哦 转学生来了”
始璄:“大家好我是从沉迷于庚勋撒娇高转来的成始璄”
tei:“大家好我是从闵庚勋至亲高转学来的tei呀”

虎东:“嗯?始璄和庚勋是一起做节目,tei和庚勋你们俩有什么吗?”
tei:“哎呦,我们在一起生活了一年多呢 庚勋基本上没有我不知道的秘密”
永哲:“哦 你们俩有什么吧”
庚勋:“啊不是 说什么呢 这位是我部队的直属后辈”
希澈:“什么啊 呀 爱子怪不得你今天这么心情这么好”
庚勋:“啊hiong 我哪有”
秀根:“哦~庚勋呐 你耳朵要滴血了”
章勋:“啊…这节目真的狗血呐”


私设重如山hhhhhhhhhhhhhhh 巨坑

想写混乱的狗血四角暗恋…成始璄和tei来上认哥 然后希澈疯狂吃醋 本来想清水煮青蛙 结果被逼到下节目告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

rj 失眠2

文晸赫讨厌朴忠载盯着手机屏幕的眼神,那本应是夹杂着对兄长爱慕投向自己的目光。文晸赫夺过朴忠载的手机抛在一边,惨白的嘴唇数落着朴忠载的不是。朴忠载只是带着奇怪的眼神仰头看他,文晸赫知道朴忠载眼里自己有多无理取闹像个精神失常的疯子。他都不愿和自己理论上几句。

文晸赫变得越发局促不安。

“哥,你到底在闹什么?”朴忠载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像寒冬的海水冷得刺骨。
“我不管你怎么样处理,马上分手和她断干净。”
“凭什么”
“回归期间该干什么你朴忠载心里有数”
“文晸赫,我交不交女朋友和你什么关系,你他妈有什么权利说我,把我圈养了20年你还没玩够是吗?”
朴忠载突然拔高的声音震得文晸赫有些发愣,他能看到朴忠载脸上每一秒的变化。世界变得天旋地转理智再次控制大脑,文晸赫在乞求能逃离这过于真实的梦境。朴忠载涨红的双眼 瞬间扩张的瞳孔 臌胀的血管与不断开合的双唇,色彩与嘶喊逐渐淡去文晸赫眼前的画面变得苍白。

他想他还活着,他快速跳动的心脏正在为这部播不出结局的默剧配音。

朴忠载38了,文晸赫不得不认强迫自己重复着这个被大脑拒绝接受的事实,没有什么是停止不变的。朴忠载38了他有自己的生活思想处理问题的方法,自己作为哥哥的身份再也不会成为控制他人生的理由。
end or tbc